您好,欢迎来到msbet8_明仕亚洲msbet8_明仕亚洲娱乐城(唯一)官网!

网站地图 xml地图

月入200万?行业乱象下的网络主播能红多久?


月入200万?行业乱象下的网络主播能红多久?
\

  “人人都想成为网红”的时代,“网红经济”能走多远?

  网络直播正在进入全民时代。大量用户进入这个领域,大量的网红也在这期间收获大量粉丝。近来有传言称,网红主播的收入堪比一线明星———此前网络上流传的一份“某直播平台金牌主播价目表”显示,“身价”最高的主播签约价已达到一月200万,也即是一年2400万元。

  “每天稳定在公司指定的直播平台直播3小时以上……底薪加提成月收入2万以上。”这是58同城上的一则主播招聘信息。从该网站页面上显示的信息来看,已有百余人投递了简历。

  对于普通人来说,进入网络直播行业的门槛的确非常低,只需要一台电脑和一个账号即可进行直播,而利用手机软件,更是能够实现随时随地直播。

  在高收入的“诱惑”下,也使得一些年轻人对网络直播行业趋之若鹜。这究竟是高薪的“糖衣炮弹”,还是事实确实如此?

  网红主播月入10万不在话下

  2015年以来,中国的网络直播市场呈现爆发式的增长。根据艾媒咨询今年4月底发布的《2016年中国在线直播行业专题研究》报告显示,2015年中国在线直播平台数量接近200家,网络直播平台用户数量已经达到2亿,大型直播平台每日高峰时段同时在线人数接近400万人次。映客等网络直播则早在2015年便对外宣布,月活跃用户超过千万人。

  在游戏行业和直播行业聚集了众多“粉丝”的张优告诉记者,通过直播及游戏推广,月收入达到10万元不在话下,而她收入较高的月份更是有几十万元进账。

  此前曾是深圳一名朝九晚五的白领洪小乔,如今转身已经成为一名全职“主播”,在陌陌旗下的哈你直播拥有超过30万的粉丝。洪小乔告诉南都记者,现阶段她的收入来源主要还是粉丝刷的礼物,但每天具体的收入并不固定,“最高的一天收入好几万。”

  不过,某网络直播平台一名负责“包装”主播的品牌推广人士向记者透露,网红们的收入并不止于此,直播时游客所送的虚拟礼物是主播们所有收入中的重头戏,分别由网络直播平台、签约频道、主播来分成。“网络直播平台分成占50%,公会10%-20%(部分平台没有这一环节),主播自己则拿30%-40%不等。”另外,网友在某频道开爵位,开守护,主播也会分到提成,并且比例会更高。

  据调查获悉,广告赞助费也是收入之一,部分网红主播可吸引大量用户观看,当粉丝数达到万人级别时,很多商家就会选择进入该频道做广告,所以主播也可以借此获得一笔不菲的广告费。

  此外,当主播在圈内建立人气后,会受到追捧参加一些其他频道的活动,以及参与线下的主持和暖场活动等,获得另外一部分额外收入。

  高收入靠粉丝打赏

  据一些品牌推广人士透漏,“最优质的网络主播一个月大概有70万-80万元的总收入,中上的主播则能有20万-30万元的总收入。主播个人从中分成后,收入相当不俗。”那么,这些高收入是如何实现的?

  带着这个疑问,记者咨询了已有多年视频直播经验的齐齐互动视频运营方面的负责人。该负责人表示,一般新入驻平台的主播每月收入5000到8000没有太大问题。开播两个月后,新主播每天直播3~5小时,每个月可达到1万~2万的收入;中等主播一般粉丝数量在30万到50万左右,月收入可以达到10万~ 20万;而拥有50万到100万左右粉丝的优质主播,每月收入可达30万~50万左右。

  对于高收入的来源,一家在线直播视频公司的工作人员尹红(化名)告诉记者,一名主播的收入除了底薪之外,绝大多数来源于粉丝赠送的虚拟货币。

  据尹红介绍,粉丝充值现金换得虚拟货币,然后可以买礼物给喜欢的主播打赏。平台收到虚拟货币后,与主播及经纪公司分成。“我们家不同量级的主播分成都是一样的,为32%,经纪公司分成18%,剩下的为平台所有。”

  经纪公司参与利润分成,也是因为较大的直播平台往往是直接与经纪公司合作,由后者负责招聘主播或艺人,再将合适的人选提供给直播平台合作。“我们平台与600多家经纪公司合作,由他们提供主播。”齐齐互动视频运营方面的负责人表示。

  薪资不稳 新主播流失率高

  在主播的招聘上,经纪公司也用尽了各种办法。

  一家经纪公司的负责人阿荣(化名)对记者表示,最基本的就是在招聘网站或本地互联网论坛上发招聘帖,招聘艺人、主持、主播。除了网站以外,现在公交站台、高速公路、高铁站上等平台也开始出现了招聘主播的广告。

  阿荣给记者发来的一张照片显示,高速公路旁的一个立柱广告牌上,以黑色加粗字体写着“每个人都可以是明星”,右侧配着一张美女图片,下方也以加粗字体写着“只要你有梦想,我们给你平台”。

  “ 高颜值 、 才艺佳 、 能说会道是对主播的基本要求。”阿荣说,如果觉得可以就会签一年的试用协议,每天有6个小时是工作时间,经纪公司就此安排直播。新人的底薪是3000到5000元,成熟的主播底薪非常高。目前,该公司签约艺人约有5000人,月活跃主播数大约600到700人。

  他表示,经纪公司会安排一个主播同时入驻多家直播平台。这也意味着,主播可选择的平台范围广泛,流动性较强。齐齐互动视频运营方面负责人表示,平台每天新入驻主播约有500到800,但有些新主播不适应平台情况,并且粉丝少,薪资不会很高,因此流失率会高一点,占新入驻总量的20%左右。一般中等以上主播流失率不到5%。

  “尽管直播平台有专门的新主播板块,并且会进行新进主播的扶持,例如将新主播排到页面前端等等,但是新主播的流失仍然非常快。”上述运营方面负责人表示。

  此外,流动性大的特点在专注于某一具体领域的直播平台表现得更明显。尽管主播的流动性大,但业内仍然看好这个行业。6月初,在新浪微博与IMS新媒体商业集团联手打造的“Vstar”开启视频网红·自媒体IP时代战略合作发布会上,IMS新媒体商业集团CEO李檬对记者表示,未来5~10年会是网红的时代,众多网红经纪公司及这些网红所拥有的粉丝数量,商业价值可谓无限,预计未来3年网红视频IP市场规模有望超过2000亿元。

  而市场中一些直播平台、经纪公司、网络主播等,也确实穿上了光鲜的外衣。“这个行业很赚钱。”尹红透露说,有一家融资过亿的经纪公司,经常拉主播去拍网剧。主播们的开播地点不少都设在别墅中,装修得很豪华,有专门的餐厅、氧吧。

  行业隐忧:直播造假

  在一个直播平台,主播留下及离开的决定性因素往往是粉丝量,因为与收入直接挂钩,这也使得维护粉丝关系成为主播日常的一项重要工作。

  车宛倪表示,粉丝对主播有需求感,维护关系当然能给主播带来经济上的收益。与此同时,也会给主播带来内心的满足感,并为此想要留在这个平台。

  在车宛倪看来,要想维护粉丝,最重要的是提高主播节目质量。例如,肆客足球直播平台上有一个东北男孩讲话的东北口音很有特点,为此平台也专门为其策划直播“东北味”的足球直播报道。

  近期,艾瑞咨询集团联合微博数据中心对微博上的3.6万个典型网红进行了分析。数据分析显示,截至今年5月,这些完全走红于网络的“素人”已累计覆盖粉丝3.85亿,而其粉丝规模在过去两年里增长了近3倍。庞大的粉丝群体使网红发布的内容获得了更好的传播效果。

  “其实平台更希望招有粉丝基础的主播,比如足球界的小网红等。”车宛倪说。

  齐齐互动视频运营负责人也坦言,自带粉丝有利于平台品牌影响力的扩大。

  对于粉丝数量的追求,也让一些主播想要寻求一些快速涨粉的方法。记者注意到,在一些网购网站上,也出现了买卖粉丝的交易。

  例如,一家淘宝店售卖“全民K歌”粉丝,信息显示,优质粉丝10元800个,多号评论10元800条,代送鲜花10元800朵等。此外,“映客粉丝1元2000粉,10元2万粉丝,安全速度”,“直播人数单次2元= 1000”等买卖信息也层出不穷。

  “确实存在主播为了上热榜,自己给自己刷礼物的事情。”一位不愿具名的主播对记者表示。

  尹红告诉记者,不仅主播可以在网购网站上购买粉丝,实际上,许多直播平台自身也对在线观看人数进行造假。

  上述主播也表示,许多平台上都有增加虚拟人数的手段,表面上看到的人数很多,但实际上其中有多少是真实的,有多少是“机器人”,主播和粉丝都不知道。“我曾进入一个直播平台,系统自己挂机器人就进来了,直播间内可能并没有那么多人在看我。”

  “观看直播的在线人数很多,但是许多资料是一样的,评论没几条的,这种情况下,大多数都存在人数造假。”她说。

  尹红表示,“一些平台在招主播时就会明说,互动越多,我们帮你挂的机器人就越多。按1:5或1:10的比例来挂机器人。这已经是行业内公开的秘密了,平台也是为了增加主播的留存,一个主播在这里只有一两个人看,肯定也很快就走了。”

  聚范直播CEO汪海滨说,刷粉也许确实能带来短期的“热捧”假象,但长期来看,无论对于主播还是平台本身,都有极大伤害。“虚假人气必然带来不公平的竞争,更多的优质直播内容被虚假人气所埋没,用户看不到优质内容,会逐渐从平台流失,而且这样的流失是不可逆的,对品牌来说是致命伤。”

  “ 网红急速变现大法 ”

  “网红”即网络红人,因在网络上被很多人关注而出名走红,目前比较常见的主要有微博大V、淘宝店铺红人、视频主播、电竞主播等形式。“网红”借助名人效应变现,并由此产生“网红经济”。

  第一财经商业数据中心近期发布的《2016中国电商红人大数据报告》显示,预计2016年红人产业产值将接近580亿元。“网红”们究竟如何发财,又何以能够带动产业的爆发式增长?

  目前“网红”主要有以下几种变现方式:

  植入式营销。“网红”在网络平台上“发迹”,随后在此平台上借助自身广阔的影响力植入广告,从而获得广告收入,目前显著表现在微博大V和视频主播红人。业内人士认为,“网红”推广已成为电商营销的大舞台。目前网红电商的品类集中在女装和化妆品,数据显示,在2015年的淘宝平台上,排名前十的女装类网店,有六家都是网红开的。

  与平台分成。通过粉丝的狂热打赏,电竞圈一些“女神”级别网红的身价甚至要用亿元才能计算。一些网络直播平台的明星主播也通过收获粉丝花钱购买的虚拟礼物与平台分成而获得巨额收入。网络平台借助“网红效应”也赚得“盆满钵满”。艾美咨询集团报告称,2015年中国大陆线上直播平台数量接近200家,网络直播的市场规模约为90亿元,随着整体市场的爆发,预测2016年市场规模将会有102.4亿元。

  今年3月,有中国“第一原创”网红之称的Papi酱获得1200万元天使融资,一石激起千层浪,这一事件似乎昭示着“网红经济”成为资本市场的新宠。Papi酱本人的估值也达到3亿元,仅排在王思聪之后。通过融资,Papi酱的变现方式得以走上产业化道路。

  网红经济能走多远?

  在收益的刺激下,中国互联网空间正进入“人人都想成为网红”的时代。然而,是不是每个人都能随随便便成功变身“网红”?“网红经济”又能走多远?

  除了颜值要高,《2016中国电商红人大数据报告》分析称,网红必须有敏锐的审美能力和判断某个行业发展趋势的能力,还要有超强的个人魅力,某些方面的意见领袖身份,以及团队调度、场景氛围影响力等综合素质。

  目前“网红”尚处在法律监管的边缘地带,仍有很多乱象,比如通过僵尸粉、虚假点击量、虚假订单量骗取商业目光,网络视频直播内容低俗等问题。此外,业内人士指出,“网红经济”归根到底是注意力经济,维持人气的持续性是对“网红”变现能力的最大考验。(中国企业家综合中新社、南方都市报、每日经济新闻(ID:nbdnews)、第一财经日报)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科技讯微信公众账号:kejixun